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张孟兰:我家的年

近年来常听人们感叹,年味越来越淡了,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然而,在我家过年仍然是很隆重的事情,尤其对妈妈来说过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候。回顾一下我家每年过年的打开形式、进行的过程、结束的方法,多少年来基本没有变化,听起来似乎应该枯燥,但我们却年年过的有滋有味。

与所有的家庭一样,我们家最早与过年有关的活动便是大扫除了。从上高中开始,我们家过年大扫除的光荣任务主要靠我来完成,谁让我是老大呢!几十年下来,只有我干的活妈妈最满意也最放心,所以每当进入腊月,妈妈便会时不时的念叨:“你们都那么忙,怕是顾不上擦玻璃了,厨房的墙面和顶也有点脏了等等”,每当这时,我和妹妹们都要及时表态:不管再忙,您的玻璃一定要擦,卫生一定要彻底的做,要让您的年过的顺心、满意。妈妈是个追求完美的人,爱干净、爱整洁。所以年前的大扫除是让妈妈愉快过年的前提,在我们家很重要。

尽管我们千叮咛万嘱咐,让妈妈别提前买东西,但依然拦不住妈妈采购年货的热情,也难怪,进入腊月,街道上人越来越多、市场上商品越来越丰富、超市里越来越拥挤,这种氛围,很难抑制住购物的欲望,更何况我家每年过年就是一次大聚会,妈妈算算人头也得多买些,生怕不够用,不够吃,结果每年过年我都是边翻冰箱,边清理已经不太新鲜的东西,边翻动菜箱子边扔已经坏了的黄瓜,西红柿等等,扔东西的同时还不忘抱怨老妈不听劝,但妈妈的理由也很充分,人家都在买,她怎么能坐的住。虽然我们一再说大年初一超市都是开的,但妈妈还是觉得早早将吃的用的买回家她心里更踏实。

腊月二十三送灶的日子,多少年来这一天基本都是妈妈一个人在家,但是我们家祭灶的仪式没变、程序不减,妈妈总是早早吃完晚饭后,将锅灶清洗的干干净净,然后摆上灶饼、灶糖、香、蜡,再贴上“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的祭灶对联,严肃虔诚的焚香祭拜,口中还经常念念有词。

祭完灶过年就算是进入倒计时了,妈妈这时天天关注的就是天气预报和我们几个回家的日子,经常是一边询问着我们回家的日子,一边查看着天气预报,直到我们一个个全部回到家中,妈妈的心才算是踏实了,我们家的年也就正式过起来了。

妈妈炸的麻花是我们大家的最爱,每年做的时候妈妈都计划好我们每家走的时候要带走的量,因此,炸油饼、炸麻花、炸丸子这一天是我们家最忙碌的一天,也是最热闹的一天,全家齐动手,擀面的擀面、搓条的搓条、翻的翻、炸的炸,大家比着手艺,满屋欢声笑语,厨房里油饼、麻花在滚烫的油锅里跳跃翻腾着,香味漂向各个房间,我家的年就这样热热闹闹的过了起来。年年如此,听起来真的没意思,但我们家的人却很享受这种过法。

我们家过年还的一个保留节目,就是掀牛九,这是妈妈最爱玩的纸牌,因为妈妈爱玩,所以我们家的人也都学会了掀牛九,一家人边玩边聊,不知不觉大半个晚上就过去了。

我们家年的过法,用现在年轻人的说法,就是太落伍了,不知道与时俱进,但我们的理解是:父母在不远游。平时因为工作不能在父母身边陪伴,至少我们可以用过年的几天假期好好陪伴父母。所以我们家的年团聚永远是主题,这其实也是中国人普遍的想法和做法,虽然现在的通讯非常畅通,通话、视频非常方便,但是,这一切还是代替不了亲人们团聚在一起的温馨和温暖。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