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刘红娟:妈妈的令箭荷花

妈妈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却极喜欢养花,尤其是令箭荷花。那时,家里的阳台上,妈妈的起居室里,都有盆栽的令箭荷花。

我不知道,妈妈为何如此喜爱令箭荷花,我想是它那娇丽轻盈的美丽姿态和顽强的生命力吧?

1991年令箭荷花盛开的时候,我被临洮农校录取,算是跳出了“农门”,妈妈自然很高兴,忙前忙后的为我准备着入学,还答应了我的各种奢侈的要求,给我买了手表、买了床围子、买了新衣裤,把我从头到脚重新打扮了一遍,我第一次穿上了皮鞋和牛仔裤。

到学校报到后的第二天,妈妈为我送来了被褥,忙着为我铺床。

妈妈走后,同室一位妈妈早逝的同学略带批评的对我说,“你妈走了,你也不送送?”,那时的我,早已习惯了妈妈的忙碌,享受着被照顾的恩宠,对室友的劝诫不以为然。现在想来,少时不懂“愁滋味”的我还真是有点“慢待”了妈妈对我的疼爱。如今,阴阳两隔,我再叫一声“妈妈”,也没人会应了,自责与遗憾漫上心头!

女儿生下来不久,得了重感冒。当时,正值隆冬时节,妈妈每天陪伴着我去给孩子打点滴,孩子很小,点滴打的很慢,从早晨出发一直要熬到黄昏。妈妈和我轮流换班,就这样一直坚持了10天多的时间。每天打完点滴后,又要步行回家,我抱着女儿,妈妈提着孩子的尿布、奶瓶之类的包裹,在北风呼啸的寒冬里,蹒跚步行妈妈成了一道永恒的风景!

产假休完后,我又要到远处的乡镇去上班,孩子只好交给母亲照料,一周只能回家一次,对孩子只能说是看望。而妈妈,尤其是在晚上,要照顾孩子吃奶,要为孩子换洗尿布,其实是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的。到令箭荷花长到1米多高时,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了,那时家里还有几亩水地,妈妈既不耽误地里的庄稼,还按时接送女儿上幼儿园。

这些本应该是我做的,妈妈却都替我做了……

妈妈的令箭荷花一年一年的盛开,女儿也一年一年的茁壮成长。

在孩子8岁的那一年,因工作需要,我到市上去参加农业普查的后期数据处理,期间,舅舅打来电话,妈妈被查出了癌症,当时感觉到天真的塌下来了,我忍不住嚎啕大哭……

妈妈一生养育了我们姐弟妹4人,又拉扯孙辈2人,直至病情恶化去世,家里的令箭荷花就再也没有开过,犹如妈妈短暂的生命。

多少个夜晚,我在梦中哭醒,有时也会在梦中与妈妈相见,而妈妈只是远远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我只好披衣在令箭荷花前坐一会,心想:上帝为什么早早地召妈妈回去呢?

之后我搬了新居,重新移栽了妈妈生前的令箭荷花,那一年也刚好是妈妈去世三周年,年底时,家里的令箭荷花开的异常繁盛,一盆白色的和一盆五彩的,白的如玉,五彩的绚烂多姿,我似乎又看到了妈妈的身影。

家中的令箭荷花成了我思念妈妈的最好寄托,牵扯着我对妈妈长长的追忆!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