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刘红娟:土炕情结

小时候我是睡土炕长大的,对床的印象是长大之后的事情。

孩童时,我寄居在乡村的姥姥家。

那时,每个家庭都有2-3个土炕,然而烧炕的燃料却十分稀缺。每到冬季农闲时,小脚姥姥为了一家人不挨冻,每天天不亮就背个大背篼,去扫苜蓿秸秆;姥爷每天出门时也会带着小箩筐和小铁锨,把路上捡到的牛粪收集在箩筐里,也是为了烧炕用。

乡村的夜晚,在煤油灯昏暗光线的摇曳下,躺在土炕上温暖又舒适,热量慢慢地从炕席子、从羊毛毡下窜出来,焐热了炕头,也焐热了我。在那个年代,有姥姥的照顾,我既不受冻,又不挨饿,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夜晚,在土炕上,姥姥碾碾羊毛或织织毛袜,絮絮叨叨的也给我说说东家长李家短的故事,姥姥曾说“庄子上有个叫‘五斤’的人,对他娘特好”,我很好奇,“怎么起了个这么奇怪的名儿”?姥姥说“他娘生下他时,只有五斤,于是就起了这个小名”。

过了几年,我和弟弟到了念书的年龄,回到了城里的家,家里人口骤增,需要再盘一个炕了,而这一点也难不倒父亲,父亲就地取材,在自留地里取土做了好多土坯,晒干后又盘了一个大炕。大炕很结实,在寒冷的冬季里,成了我们几个小孩取暖和玩耍的乐园。

90年代,因旧城改造家里拆迁翻修成楼房时,母亲执意让父亲在二楼的卧室内盘了一个大炕,还说“儿女回来了,也有地方睡”。之后,我多次叫妈妈去我家住几天,妈妈总是说:“不去不去,你们的床那有我的炕舒服”,其实我和妈妈一样,也是一个十分恋炕的人,一进家门,就脱鞋上炕,靠着被子热乎乎的坐一会儿……

现在,老家红旗的老房子里还存有3座土炕,炕的外围全都贴上了漂亮的瓷砖。每到放长假的时候,我们都会去住一住,睡睡土炕,似乎还能闻到用长草泥涂抹的炕面发出淡淡的泥土香,这时,我会想起儿时温暖的土炕,想起患有腰疾的姥爷捡拾牛粪的情景,想起父亲制作土坯挥汗如雨的情形,想起姥姥扫苜蓿秸秆的辛劳,想起妈妈跪在炕洞前气喘吁吁煨炕的艰难。

这平凡的一幕幕,缓缓地流淌在我的心间,总使我轻声叹息,化作我眼眶里的泪花。

水流花落,物是人非,我已不是儿时的少年,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在心底依然守护着儿时的土炕——那一处温暖而又静谧的港湾。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