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刘玉红:母亲的广场舞

大半辈子生活在农村,一年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劳作的母亲能学着跳广场舞,别说别人不信,就连我都不敢相信。那还是三年前,母亲看了别人跳广场舞的视频后,就一个劲说跳的好,可能就是从那时候起暗暗地在心里有了学跳广场舞的想法。城里六十来岁的大妈们跳广场舞早已司空见惯,但是在我们那儿的农村,跳广场舞要走出传统世俗的眼光就不那么容易了,特别是对于母亲那些年过花甲的老婆婆们来说,那简直就是逆天的行为。

母亲从来不说她喜欢什么,而是说啥东西好看。自从知道了母亲想学广场舞的想法,我是在心里是偷着乐了。父母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年轻时下过重苦力的,身体都不大好,前两年还是种着二十来亩地,一直广种薄收不说,老俩口没少因为体力单薄干不过地里的农活而发生矛盾,一个指责一个。为此我很多次劝说父母别种了或者少种一点地,可一直都没有啥明显的效果,母亲想学跳广场舞不正好就分散了她种地的精力了吗?我赶紧从网上给母亲买了播放机,然后又下载了很多的广场舞和秧歌视频,母亲自然很高兴,但是却也学的很难心。首先是自己一字不识,看不懂也听不懂动作分解解说以及唱词,于是父亲就闲不下来了,只能把唱词一句一句抄到小本子上,然后再一个字一个字给母亲教。其次是学不了舞蹈动作,从不到十岁就开始抓铁锨把,大半辈子就和各类农具打交道,胳膊腿都不来的,人家往左她往右,人家伸手她踢腿,要说学跳舞,至少我觉得真是难为母亲了。最打击母亲的还不止这些,初学广场舞那会儿,母亲羞于见人,都是老早起来关上大门一个人偷着在院里看着视频练,不巧有一天就被早起从屋后地埂上走过的一个大婶看到了,大婶嘴长,逢人便说母亲学跳舞呢,跟要死的老羊蹬腿腿的一样,怕是死不了着胡跌绊的,也不知道丢人害臊的……母亲听到后气的不行,说不打算跳了,我好说歹说才说服母亲,让她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自己高兴就好,母亲才算是继续坚持了下来。

难以置信的是两年的时间里,母亲居然学会了好几个广场舞,更是学会了扭唱不少的陇中秧歌小调,《南泥湾》《草原姑娘》《绣金匾》《割韭菜》《刮地风》《回娘家》《十二月》等一大堆广场舞和小曲儿连扭带唱,虽说唱词不那么标准,动作也不是那么协调,但毕竟已经太难得了。大年三十晚上,母亲摆开架势给一家人表演,有的广场舞居然还被她跳出了探戈的风格,妻子和儿子头上扎着毛巾也跟在后面手舞足蹈起哄,惹得一家人捧腹大笑。看着母亲一连串手起脚落的动作,有从视频上学的,也有自己凭空想象的,跟着自己的理解和感觉组合在一起,我越是感叹母亲学的不容易,玩的不容易,尽管有些别扭,对她来说能学成这样的效果,是难以想象的。

妻子非常支持母亲,专门从网上给母亲买了跳广场舞的衣服和扇子之类的装饰品,我也是对母亲给予十二分的肯定和支持,得到我们的大力支持,母亲的广场舞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院门,村庄微信群里就开始传母亲学跳广场舞的小视频,看了后有说好的也有嗤之以鼻的,时间长了庄里和母亲年龄差不多的几个老婆婆思想也就慢慢开始解锁了,一有闲时就跟着母亲学跳学唱,集体买花买扇子买衣服,大半年的功夫居然就自发组织起了一支6人组长成的老年人广场舞和秧歌队——之所以是广场舞秧歌队,可能是因为广场舞节奏快动作复杂,实在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的,于是大家只能先以扭秧歌为主。

自从学跳广场舞后,母亲地里的活儿就少了很多,父亲也开始由着性子干,干多干少母亲再不像以前催促了。借着这大好的来不之易的机会,我趁势卖掉了父母养了多年的宝贝毛驴,可谓是彻底断了他们种地的念想。慢慢的,母亲说的最多的便不是地里种啥长啥了,话题开始转向了她们几个老姐妹们的广场舞和秧歌小曲,更多的时间也是倾向了组织活动,今天你家,明天她家学着跳学着唱,在小村子里刮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有夸奖的,也有讽刺的,后来居然引起了乡上和区上文化部门的关注和支持,给她们在乡镇和区上文化演出中联系和提供平台进行表演。就这样在时下的年轻人看来纯粹没啥看点的扭秧歌唱小曲,却在几个农村老婆婆的脚下扭出了她们自己的热闹,连我都觉得她们不像是六十多岁的年龄。如今,邻里邻村谁家建房进火、结婚庆贺也偶有邀请母亲和几个婆婆前去助兴演出,期间管吃管喝待若上宾,临走还赠送些糖果点心之类的小礼品,母亲每每说起都好不自豪,这样几次下来也就慢慢的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和支持,听母亲说最近她们的队伍又壮大了。

在当前农村空巢老人精神世界普遍匮乏的情形下,很庆幸进入老年后的母亲还能有这样的爱好和热情,如今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给我说她们最近学的什么,哪天准备去哪里表演还安排了日程,各项事项随时在微信群里联络。母亲说到得意处边说边示范,我虽对秧歌广场舞一窍不通也不怎么感兴趣,但为了能让母亲高兴,我也是装得满是好奇和爱好,用我自己的理解指导母亲的唱腔、脚步和表情,肯定母亲的聪明和灵巧,鼓励母亲、“纵容”母亲,只希望老来的母亲有所爱,有所乐,少一些在地里劳作的辛苦,少一份儿女不在身边时的孤独和失落,能够天天有一份愉悦的心情,能够愉快健康的度过晚年。

突然我想,下一回我要把母亲的广场舞和小秧歌录制下来,好好保存起来,等母亲跳不动了的时候拿给她看,再保存到我老了的时候,再想起母亲时就拿出来看看,这何尝不是母亲留给我的最美好的念想和人生最美好的回忆呢!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