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统计风采 >> 统计风采
统计风采

王黎明:酒场子

作者:嘉峪关市统计局  文档来源:  点击数:77  更新时间:2017-05-16  文字控制:[小][大]

中国人喝酒的历史据考证有5000年,也就是说与中华文明史可以比肩。中国人爱喝酒可谓是中外皆知,美名远播,中国的酒文化也是源远流长、丰富多彩。古往今来,摆个酒场子喝点小酒是文人骚客、仁人志士、英雄豪杰之间交流感情、互通有无、指点江山、参与国是、评论时事的重要载体和有力抓手,也是一项较为高雅的娱乐活动,总会带有一些诗意或悲壮的情节在里面,同时派生出许许多多或优美或悲情的故事。如:杜甫的长安酒会、刘邦的鸿门宴、曹操的煮酒论英雄、周瑜的群英会、康熙的千叟宴、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贵妃醉酒等等,都彪炳史册,为后人津津乐道,大为褒奖。酒同样是抒发豪情壮志必不可少的佐料,“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描述的是文人的傲骨和洒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表达的是作为帝王将相对建功立业、流芳百世的渴望。

中国酒文化传延到今天,在“发扬光大”的基础上也在不断演变和与时俱进。社会各阶层都有了各自阶层固有的酒文化,各有千秋,各有特点,互不渗透,各自为阵。喝酒的借口和名堂也是五花八门,如:接风酒、出门酒、壮行酒、交杯酒、回门酒、上梁酒、满月酒、祝寿酒等等,不一而足。对我们这个阶层的男人来说,似乎就从来没有过酒文化,也不用找借口,本来是很高雅文明的一件事情,到了我们这里,就一个字:“喝求子!”

地处西北大漠,但凡男人,大都爱整两口白的,对喝红酒和啤酒的男人,大家都是“不屑一顾”的,还算男人吗?

缘与父辈们都喝酒的缘故,我成年后也染上了喝酒的“恶习”。之所以称之为“恶习”,是因为我在喝酒这件事上,一直很失败,就从来就没有人表示过理解和相应的支持,而反对声从未间断过,总是一浪高过一浪,父母、妻女深恶痛绝。我是在一片指责声和恐吓声中踯躅前行的。我容易吗我!

少年时期,耳闻目染,天才般地早早就学会了猜拳,在那时候的小伙伴中是很威风、风光的事情(可惜不是学习)。但时至今日,仍停留在少年时期的水平,每每聚众猜拳行令,便是输多赢少,酒自然喝的多,醉酒的次数也常常多于别人,自己遭罪不说,还被耻笑为“臭拳怂酒量”。

喝酒自然会伤身,这道理谁都明白,但聚众纵酒行令也有它自身不可抗拒的诱惑,所谓无酒不成席。试想有朋自远方来或几个朋友聚会,如果坐在一起光吃饭不喝酒,那场面简直无法想象。网上流传有一首《醉酒诗》,就形象地描述了喝酒男人的心路历程和艰难抉择,不妨给各位看官朗诵一遍:

不去不去又去了,不喝不喝又喝了,喝着喝着又多了,晃悠晃悠回家了,回家进门挨骂了,伴着骂声睡着了,睡着睡着渴醒了,喝完水后又睡了,早上起来后悔了,晚上有酒又去了。

都说中国人自私,可唯独在喝酒这件事上是超乎想象的大方。自己花钱买上好酒,一一打电话或发短信请来,再想方设法把他们一一弄醉,该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还被灌醉,不亦乐乎?不亦乐乎!

大概喝酒的人都知道,酒场子上,有一种状况十分的滑稽,那就是有人喝,有人不喝。

前一段儿因为身体出了些小故障,遵照医嘱一直没有喝酒,但也勉为其难参加过几次小聚会,终于体会到,当桌上只有你一个人不喝酒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百无聊懒,生不如死。

客人到齐,菜肴上桌,服务员一声“凉菜齐了”,这时候,通常情况下请客的那位为显示公平,会把大家的杯子都收上来,一字排开,然后像做化学实验一样分别注入同等计量的酒。期间偶尔有人会大叫:“好了好了,我的少来点。”“凭啥?”当然要一视同仁,我们绝不会因为酒量高低而歧视任何一个“同志”,酒杯面前人人平等,基本上每杯酒之间的误差不会超过0.1毫升。

“我真不能喝。”

“为啥?给个理由先。”

“明早还有事”之类的理由就不用说了,说了等于放屁,根本没人理会。

“开着车呢。”

“谁让你开车了?就你有车!知道喝酒还开车?”

劈头盖脸先是一顿训斥,然后告诉你:“别开了,车就撂这儿,安全地很。”

如果真不想喝酒,唯一有效的理由就是:“身体不舒服,刚吃过头孢。”如果想表演得更真切一点,最好在手背上粘上一小块医用胶布,还可以虚情假意地加上一句:“应该没事吧,要不我少来点?”

“哎呀,算了算了,吃头孢、打先锋就不要喝了,会出人命的,我们可不想给你媳妇赔钱,你还是负责倒酒吧。”

于是假装遗憾,暗中窃喜。以为脱离了苦海,殊不知,迎接你的将是无边无际的痛苦时光。

一桌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开始是谦谦君子,互敬互爱,一杯酒有说喝三次的,有说喝六次的,最后还是主座上的“大人物”定夺:“就三次吧,三次清杯子”。在一片推诿声中不知不觉每个人两大杯酒精很公平地各自下肚。算是酒过三巡、渐入佳境了,场面便开始混乱了起来,原本不太熟的人也开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唯独没人搭理你,倍受冷落。端杯茶敬个酒必然会受到严重歧视,大家都是漫不经心地端起来、呡一下。原本也算“老酒家”的我,因为不喝酒,只能沦为倒茶添酒叫服务员的杂役,倍感屈辱。为了掩饰尴尬,只能不停地夹菜。

在酒精的刺激下,大家说话的分贝渐渐地都提高了一倍,开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纵论天下,粪土当年万户侯,先国际后国内最后联系本省本市本地区。啥啥啥算个球,谁谁谁那是我兄弟,一句话的事儿,包在我身上了。你想插句话都插不上,完全无法融入其中。因为大家热血沸腾都在拍胸脯,都在抬杠,谁要听你冷静客观的分析?

不喝酒的人就如坐针毡,巴不得饭局早点结束。可大家谈兴正浓,所谓把酒言欢就在此时。于是,越到后来,你越听不下去,酒醉的人一句话能重复八十遍,思维混乱,谁也不听谁的,口齿含糊不清,思维在各自的王国里纵横驰骋,你根本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意思,酒实在喝不下去了,就是不停地说,不停地争论。

不听还不行,拉住你的手、扳着你的肩反复问:“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兄弟,我说得对不对?”

一面应付,一面想:自己酒后是不是也这么讨厌?在别人眼里是不是也这么傻Ⅹ?

最后,在服务员三番五次进来问还要不要加菜因为厨师要下班了的暗示下,在各自老婆接连不断电话催促严令下,酒场总算散了。

最后,大家在酒店门口摇摇摆摆恋恋不舍依依惜别,手拉手互道珍重一路平安,千叮咛万嘱咐:路上小心,到家了发个微信、响一声电话报个平安。醉得最厉害的那货对所有人都不放心,挨个问:“你没事儿吧?你没事儿吧?”整个话别的过程大约需要30分钟以上。临了,最不清醒的那位激情澎湃地当众宣布:“周末我请客,谁不来谁是孙子。”

终于结束了,所有人都感觉今晚的聚会很爽很快乐,就我一个人觉得特别无聊,还得装作很愉悦。

所以,真正和谐完美的饭局是桌上所有人都喝酒,而且喝得状态必须差不多,大家一起兴奋,一起傻Ⅹ,一起胡说八道,一起“粪土当年万户侯”,就像一车人都吃大蒜,互相都闻不到臭味,谁也不嫌弃谁一个道理。

子曾经曰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沉痛的经验告诉我:当大家都喝酒的时候,谁不喝谁遭殃!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世人皆醉而我独醒。总算明白了,那些在桌上一开始就拼命劝酒,唯恐你喝不到位的人,才是真爱。

下次喝酒,我一定先把自己灌醉!!!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