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统计风采 >> 统计风采
统计风采

刘红娟:思念外婆

作者:临洮县统计局 刘红娟  文档来源:  点击数:42  更新时间:2017-08-09  文字控制:[小][大]

小时候,我是由外婆带大的。她是一位慈祥的老人,疼爱我、宠着我,在我的童年记忆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在70年代那个卖布、卖肉都需要“布票”、“肉票”的年代, 父亲失去了三位可亲可敬的亲人,我的太奶奶、爷爷、奶奶在一年内相继去世,之后家里又添了弟弟和妹妹,父母既要上生产队争工分,还要拉扯我们姐弟四人,实在是照顾不了,就把6岁的我送到了乡下的外婆家。

当时两个舅舅还没有结婚,外婆家只有我一个孩子,于是我成了他们的“香饽饽”。 尽管那时外婆家里没有多余的小麦,舅舅们常吃的是洋芋蛋,而外婆和两个舅舅每顿给我吃的则是白面馍馍和白面饭,从来也没有让我冻着、饿着。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我的玩具也是外婆亲手做的,外婆用羊毛线给我缠个厚实的毛蛋,有时也会给我缝制小沙包给我玩;外婆缝制的鲜艳的小沙包最好看,我的童年就是在巷子里踢沙包玩耍长大的。那时的窗户都是用白纸糊的,腊月里快过年时,外婆又要重新糊窗子,剪窗花。外婆剪的大红色窗花很是醒目,镶嵌在窗棂格子内,有低头吃草的小牛、饮水的小马,还有围着花草飞舞的蝴蝶等,这些窗花像是活了一般,点缀的院子和房子蓬荜生辉,我不得不惊叹外婆的好手艺,同时更深刻的感受到艺术的气息,知道了什么是美!受到外婆的熏陶,小小的我,也拿起了剪刀,学习剪窗花……

有时寂静的乡村中也会来货郎,听到拨浪鼓摇晃的声音,我和一群小孩子撒腿就往巷子里跑,外婆总是从货郎手中买两根红绸子的头绳给我扎头发,我心里别提心有多高兴了!

在印象中冬季里的果香味最那诱人了。那时外婆家的果园足有3亩地的大,园中有个守护果园的小屋,春天有红艳艳的樱桃吃,夏天有杏子吃,秋天有梨子吃,尤其在秋后,在果子成熟的夜晚,小屋里堆放着许多采摘的麻酸果、干长坝、苏木梨,满屋的香味扑鼻而来,我躺热炕上一边啃梨果,一边听外婆的絮絮叨叨……

在乡下漫长的冬夜,煤油灯下,外婆会用自碾的白羊毛线给我织毛袜,有时也会把羊毛线用染色剂染一染,再织成花毛袜给我穿。外婆织的毛袜总是又软又厚实,比在集市上买的舒服多了!那时,我的脚一次也没有冻肿过。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接我到县城的家里去念书,我留恋外婆,又哭又闹,死活不去,舅舅只好找孟家坪小学的校长去商量,让我去借读,最后只借读了半学期,还是因各种原因离开了外婆,回到了县城。

上小学5年级时,外婆把她最为珍贵的一块手表送给了我,她让我早上起床看时间,叮嘱我好好读书,可是我却弄丢了,直到现在,我还在自责,感觉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一到寒暑假期间,我就去外婆家,老人家总是忙前忙后的做好吃的给我。

后来,舅舅包工程发家致富,和外婆一起搬到了县城生活,生活总算由苦变甜,那时外婆已经70多岁了,我正在上农校,七八十岁的外婆房还在为我做鞋垫!

我结婚之后,有一段时间接来了外婆和我同住,因为每天要按时上下班,还要接送孩子上学等,比较累的缘故吧,有次买了方便面和外婆凑合着吃,之后听到舅妈说,外婆说她吃过的最香的面,我想,这也许是老人家对我的另一种疼爱吧!

五年前外婆去了另一个世界,享年85岁。舅舅说,外婆是无疾而终,老人家走的很安详,是微笑着辞世的,好似没有忧愁,没有烦恼,我曾爬在棺材沿上,看外婆最后一眼,几度哽咽,几度不舍……

往事如烟,一幕幕在我的脑海里徘徊又徘徊, 现在想来,曾经不谙世事的我,直到外婆去世,连一个浅浅的吻也没有给外婆,而这种遗憾,则深深的刻画在我的心底,成为一道伤痛!

如今,早已为人父母的我,则更加思念我的外婆,思念着给了我一世温暖的外婆……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